芬兰:国际学生评估结果引发教育反思

发布时间:2024-03-05 14:46:33 来源: sp20240305

原标题:芬兰:国际学生评估结果引发教育反思

   近年来,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在全球范围内引发了对教育质量的关注。在波罗的海地区,芬兰和爱沙尼亚两国学生成绩尤其引人注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近期公布的2022年PISA测试结果显示,芬兰、冰岛和瑞典这些曾经的教育先锋多年来成绩一直处于下降趋势,芬兰学生在阅读、数学和科学三个测试项目上的成绩有所下滑,而爱沙尼亚成为综合成绩第一的欧洲国家。

  “教育神话”不再

   PISA是由经合组织主导的国际性教育评估项目,旨在评估15岁学生在阅读、数学和科学方面的能力,以及问题解决能力、批判性思维、合作精神等素养。它提供了全球范围内各个国家和地区之间的比较数据,能够体现不同教育体系之间的差异。各国的政策制定者、教育界人士能够根据评估结果,改进本国的教育政策和实践。

   2000年,第一份PISA报告的发布曾引起全球对芬兰教育卓越性的讨论,当时芬兰学生的测试成绩是全球第一。各国教育工作者们纷纷来到芬兰考察,许多报纸和书籍都讲述了芬兰的“教育神话”,其他西方国家也普遍效法芬兰。

   然而,据2022年的最新PISA测试结果,芬兰15岁学生在各项测试中的表现均有所下降。例如在数学方面,自2006年以来,芬兰学生的平均成绩一直呈下降趋势。2006年芬兰学生的数学平均成绩为548分,而到了2022年,分数下降到484分。此外,数学成绩较差学生的比例从此前的7%增长到2022年的25%,表现出色的学生比例则有所下降。

   对此,很多芬兰媒体发问:“世界上最好的学校怎么了?”芬兰赫尔辛基大学教授感慨,曾经芬兰教育因PISA而被神化,盲目崇拜、过度宣传等导致很多人对芬兰教育产生了错误认知,而芬兰教育的缺陷一直以来被忽视了。

   芬兰教育部官员认为,学生成绩下降的原因与芬兰社会环境的众多变化有关,包括家庭间日益增长的贫富差距、教育资源水平的下降、儿童和青少年识字能力的两极分化、对教育的信心下降、社交媒体吸引力上升以及心理健康问题增多等。此外,有芬兰官员建议应批判性地审视综合学校系统的有效性,并考虑如何更好地支持地方政府和教育提供者在本地应用国家核心课程。

  “邻居家的孩子”更出色

   在2022年的PISA测试中,爱沙尼亚学生表现出色,尤其是数学、阅读和科学项目成绩。

   此外,爱沙尼亚学生普遍对学习状态感到满意,他们的学习满意度评分高于经合组织国家平均水平。爱沙尼亚学生普遍相信他们的成绩掌握在自己手中。与2018年的PISA测试结果相同,此次爱沙尼亚学生在成长心态方面名列首位,这意味着学生们相信他们能够提高自己的能力,并愿意为了更好的未来而努力学习。

   最近有不少欧洲媒体前往爱沙尼亚,希望探求爱沙尼亚教育的成功经验。爱沙尼亚首都塔林的一位中学校长在回答媒体提问时说,爱沙尼亚的国家课程仅定义了框架,学校和教师在决定教学方法和内容方面有很大的自主权。爱沙尼亚教育系统赋予学校和教师的自主权包括课程的制定、学习成果的确定、评估体系的选择以及教学过程的组织方式,教学可以是基于项目的、基于主题的或者基于学科的。这种自主性为学校和教师提供了满足学生个性需求的灵活性,允许他们采用创新和实验性的教学方法。

   同时,不少爱沙尼亚教师发现,过多的电子教学设备并不一定能提高学生成绩。10年前,爱沙尼亚在教育中也曾大力推广数字化教学,但现在这一趋势正在消退,传统笔记本和答题纸仍然被普遍使用。

   如今,数字化教学工具在芬兰教育中的使用频率远远高于爱沙尼亚。在PISA测试的一项调查中,只有不到一半的爱沙尼亚学生表示每周至少在学校使用一次数字化设备,而如此作答的芬兰学生多达75%。PISA研究指出,数字化教学设备对学生的成绩可能产生负面影响。

   爱沙尼亚教育和研究部长克里斯蒂娜·卡拉斯表示,爱沙尼亚人应为本国教育系统取得的成绩感到自豪。但不少爱沙尼亚教育工作者对PISA测试中的良好成绩并不满足,很多教师认为,PISA测试的成绩提供了有价值的信息,可以用来进一步提高爱沙尼亚的教育水平。

  反思推动变革

   芬兰学生PISA测试成绩再次出现下降现象,也令很多芬兰家长十分担忧,很多人使用“崩溃”一词来描述当前芬兰教育水平的下降。赫尔辛基大学教授利恩·拉卡认为,尽管很多学者都对芬兰学生测试成绩下滑有心理准备,但最终的下降幅度还是超过预期。在阅读测试方面,芬兰学生的PISA成绩在参与该项评估的所有国家学生中排名第五,虽然仍然高于经合组织国家平均水平,但排名明显下降。此外,学生之间的差异也越来越大,尤其是阅读能力较差的学生人数逐渐增多。2022年的测试数据显示,超过五分之一的芬兰学生在识字任务中表现不佳,而在2018年的测试中,只有不到14%的学生阅读能力较差。

   拉卡研究了社会因素对芬兰学生阅读和写作能力的影响,认为阅读和写作能力的发展必须在日常生活中得到重视。“家里有杂志吗?大人们会互相谈论他们白天读过的内容吗?他们会和孩子们讨论读过的课文吗?”拉卡表示,除了学校教学之外,家庭和学生的社交圈如何看待和谈论阅读也至关重要。

   拉卡还指出,导致芬兰学生阅读能力下降的原因之一是芬兰的社会分化。这种分化不仅表现在经济状况上,还表现在父母的文化水平上。此外,不同家庭背景的孩子因地域隔离,不能通过学校融合在一起,也导致学生之间的差距不断扩大。

   芬兰很多教师还强调,现在青少年接触过多的电子设备,不利于其发展阅读能力。为了提高阅读教育成果,学校应该为学生提供一个适合阅读的安静环境。有芬兰中学教师表示,应该反思学习材料的数字化会产生怎样的影响,“电子设备确实可以实现多样化的学习,但增加了学生进入视频网站观看其他内容的可能性”。此外,还有芬兰教师直白地说,“我们可能需要额外的教师、额外的助理来参与学习指导”。

   芬兰教育部长安娜-玛雅·亨里克森在回应芬兰学生PISA测试成绩下降时表示,这一趋势必须得到扭转。亨里克森列举了芬兰政府加强教育的行动,例如,在小学增加语言和数学的教学课时,同时通过立法给学校和教师更多支持,减少教师的行政工作,让教师能更加专注于教学。芬兰政府承诺,将为基础教育改革投资2亿欧元。小学一年级和二年级学生将从2025年8月1日起每周增加两小时的阅读和本国语言教学时间,三至六年级学生将增加一小时的数学教学时间。

   (记者 邓宇飞)

(责编:李昉、郝孟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