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火时息影,39岁翻红:他说火不火看命

发布时间:2024-06-17 08:37:18 来源: sp20240617

   中新网 北京10月15日电(记者 上官云)对如今的年轻观众来说,“谢苗”这个名字可能会有些陌生。但倒推30来年,他曾是火出圈的功夫童星,和李连杰等明星搭戏,塑造了洪文定等一系列知名角色。

  不过,在演艺事业正红火的时候,谢苗选择息影,回到学校完成学业。等他再次踏入影视圈,特效技术迅速发展、武打片市场缩水,种种原因令这条复出之路一度不太顺畅。

  谢苗曾尝试出演过很多角色,近些年逐渐找到了适合自己的赛道。凭借网络电影《目中无人》《东北警察故事》系列,他重新回到观众视线。

  前段时间,由谢苗主演的《东北警察故事2》登陆云影院,获得了吴京、王晶等众多明星的推荐。行云流水的打戏,一下将观众的记忆拉回到武打片流行的年代。

  时常有人替谢苗感到遗憾:如果在最红的时候多拍几部电影,可能结果又会不同。谢苗却不以为意,人生有很多可能,做出选择后没必要患得患失。

《目中无人》剧照。谢苗饰演捉刀人成瞎子。受访人供图   《目中无人》剧照。受访人供图

  和记者聊起往事,谢苗觉得自己心态一直挺好。火不火这事看命,就跟中彩票一样,在39岁的年纪,别去纠结,“你就做好规划,一步一步踏踏实实往前走。”

  积攒武术功底

  很多观众认识谢苗,是从“洪文定”开始。能够得到这个角色,有赖于谢苗在少年宫打下的武术功底。

  小时候,本着“艺多不压身”原则,谢苗的父母让他挑个兴趣班。在舞蹈和武术之间,谢苗选择了后者。此后他每周跑三四趟少年宫,每次练一两个小时。

  训练过程比较辛苦,用谢苗的话来说就是“压腿时你才知道什么叫鬼哭狼嚎”。他偶尔也会犯怵,可转念一想,来都来了,就这点苦,慢慢咽下去吧。

  练了两年,谢苗顺利进入少年宫武术一队,年纪虽小,一招一式的动作却相当标准。很快,他得到了一个机会:导演王晶一行人来到北京,为电影《新少林五祖》挑选演员。

  副导演一眼看中了谢苗,推荐他去试戏。凭借出色的表现,谢苗拿下了“洪文定”一角。可能连他自己都没想到,这成为他演艺之路上的重要转折。

  比洪熙官还酷的小孩

  “一个比洪熙官还酷的小孩”——这是当年洪文定给一些观众留下的印象。谢苗说,严格意义上来讲,《新少林五祖》是自己拍的第一部戏,戏份多,出场机会也多。

  拍这部戏时,谢苗只有9岁,“导演知道你听不懂,也不会要求你去做很复杂的东西,就只给出一些比较简单、直接的指导。”

  有一场戏,是洪文定跟着洪熙官从茶楼下来,有人追出来要打,他猛地一回头,凛冽的眼神吓得对方狼狈而逃。“导演让我回头要快,目光要凶狠,最后剪辑出来的效果还不错。”

  那会年纪还小,谢苗对“拍戏”没什么概念,只是觉得有趣,不用上学,还能跟同龄人一起玩,可越往后越觉得辛苦,“现在让我说哪场戏最好玩,我想不起来,就觉得都很苦。”

演员谢苗。受访人供图   演员谢苗。受访人供图

  拍到练二指禅的镜头,谢苗整个人被威亚倒着吊起来,因为头朝下,包括情绪、动作在内,他一开始怎么也做不好,被武术指导很严厉地批评了一顿。

  他觉得委屈,但哭也没用,依旧得拍戏,“现在有时候看回放,我还能看出来,那个洪文定的背影,当时自己就是正在偷偷抽泣。”

  不过,眼泪没有白流。在严格要求之下,谢苗版洪文定贡献了很多名场面,比如标志性的“朝天蹬”,以及镜头扫过之后的经典台词,“午时已到,我忍无可忍”。

  这部片子在香港上映后,谢苗成了红极一时的功夫童星。后来,他和李连杰一起出演的《给爸爸的信》,也是动作片里的经典之作。

  光影世界里的生活质感

  走红后没多久,谢苗听从母亲的建议,选择息影,回到北京完成学业。又过了好几年,他才复出拍摄了电视剧《宰相小甘罗》。

  “人从十一二岁开始,身体状态会有很快速的变化,失去了孩子特有的可爱,你去演什么呢?演儿童不行,演大人也不像。当时回去上学,是正确的。”多年以后,他解释道。

  学校的日子平平淡淡,却也是岁月赠予的财富。谢苗从武侠的光影世界走出来,在琐事中揣摩生活的质感,对自己有了全新的认识,也为后来饰演小人物攒经验。

  大学毕业后,谢苗参演了《少林寺传奇》《戚家军》等影视剧,不温不火。后来他将视线投向了网络电影,凭借成瞎子、李红旗两个角色翻红,打戏酣畅淋漓。

  《东北警察故事2》续写了李红旗的故事。开拍之前,谢苗先做了一件事,“身边的警察朋友告诉我,平时会习惯性地带个包装东西,大小不一定,斜挎。我就把这个特点给了李红旗。”

  如今聊起这部电影,有观众用“干脆利落”来形容谢苗的身手。在拍摄期间,谢苗几乎每天小伤不断,“电影里大部分打戏的设计,都在我的能力范围之内,但受伤在所难免。”

《东北警察故事2》剧照。受访人供图   《东北警察故事2》剧照。受访人供图

  比如,一拳打爆砸过来的酒瓶,挺酷。由于制作经费限制,道具酒瓶偏厚、偏硬,拳头挥过去,手很容易被划破、流血。谢苗倒也习以为常,“看一眼伤口,然后忽略它。”

  演员,就是卖手艺

  复出之后,谢苗经常会被问到类似问题:年少成名,如今会觉得有落差吗?

  “在别人印象里,你火的那段时间已经过去了,又不太觉得你现在有何出众的地方。你的价值肯定远不如以前,这些都得自己适应。”他很坦诚地回答。

  谢苗自嘲多少吃到了一点小时候的老本儿,能够循序渐进地在影视这条路上走下去,“虽然不是那么顺畅,但也不至于寸步难行。正因为这样,我才能坚持到现在。”

  “演员嘛,你把它当成一项工作,认认真真完成,卖手艺,拍出的片子能赚钱,就说明你这手艺还行;如果不能,那就回去好好琢磨,怎么让观众更认可。”他说。

  不拍戏的时候,谢苗每天跑步、压腿,保持柔韧性。家附近的搏击俱乐部开张后,他经常过去学一学柔道——要拍武打片,得保持身体最基本的状态。

  选剧本则更加谨慎。在他看来,演员挑选角色,一种是没有特别受观众喜爱的角色,然后盲目尝试;一种是演了不少同类型角色,都很讨喜,于是就想换个戏路,带来点新鲜感。

  “起初,我也疯狂尝试过很多角色,直到李红旗以及成瞎子,忽然感觉对了,观众也认可,那就先这么拍着,把这类角色塑造好。”他说。(完)

【编辑:田博群】